主页 > E辉生活 >当老师的梦想竟是误会一场 意外催生了走上街头的公民老师黄益中 > 正文

当老师的梦想竟是误会一场 意外催生了走上街头的公民老师黄益中

当老师的梦想竟是误会一场 意外催生了走上街头的公民老师黄益中

九月开学第一天到公费分发的国中上课,就站着被校长骂了 15 分钟:「你不要以为我治不了你!」黄益中这才发现,原来以前对老师角色的想像与实际的出入竟是天差地远,三年后,黄益中考上了大直高中,离开了保守封闭的国中、国小教学环境,也遇上了作风开放的高中校长及前辈老师,这才开启了他活跃的街头运动生活,热血公民教师,从此诞生!

整个採访黄益中的过程,都充满了冲击。因为实在太难把他跟老师的刻板印象连结;就连他教的科目,也都隐隐然有种不协调的讽刺感──公民课,在以前那可是叫做「三民主义」课阿!

穿着T恤,谈到有兴趣的话题就滔滔不绝,满脑子都装着各种公共议题与公平正义原则,这是大直高中公民教师黄益中,从巢运、多元成家到三一八,黄益中可说是无役不与。从头到脚,黄益中的存在都像极了对教育体系的咆哮,那到底是什幺把他推上了老师这条路?

「师大公训系是我的第一志愿,」黄益中直白地说,而想当老师的原因更是简单。高中时,他念的是校风开放的新竹高中,上三民主义课时,老师总是一边看着报纸跟大家聊着时事,那时的他不禁开始对老师作育英才的生活感到无比憧憬:「如果可以跟他一样看报纸聊时事,不是很好吗?」

哪知道,这根本是误会一场。六月公费分发的那天,就注定了黄益中与学校体系的冲突。

那时的他,留着染色的长髮,离开学校后,他在附近抽起烟来,好巧不巧,就被同校未来的同事看到,直接一状告到校长那儿去。三个月后开学,校长竟也真的记性好,立刻给了黄益中下马威,足足骂了他 15 分钟。之后三年,黄益中回忆,他只能「被体制驯化」。

他感叹,其实很多老师在大学时,也都曾经拥有潇洒活跃的大学生活,然而一旦执起教鞭,就会开始涌入各种有形无形的限制与「提醒」。

以穿着打扮来说,光是一句「学生会有样学样」的大帽子,就可以立刻把在国小、国中执教老师的打扮权利给夺去!不能染髮、不能化妆、不能穿无袖上衣……,甚至,还不能让学生太喜欢你!

「学生喜欢你是大忌,是其他老师的大忌!」尤其是对小学生来说,老师就是他们面对世界的窗口,老师对孩子们有极大的影响力,没心机的孩子们对老师的好恶更是明显。想像一下,如果两个老师并肩走在走廊上,孩子迎面而来只对其中一个老师热情打招呼,却对另一位老师视若无睹,这样的落差,就有可能造成老师之间的同侪压力。

跟大家不一样的那一个,就注定要辛苦。

「不只是外表,连教学方法都是……整个体制,就是要大家一样,……国家再怎幺栽培的优秀老师也没有用,一年两年下来,老师自己就把自己『关掉』了。」黄益中认为,这就是学校体系的层层「过滤」,把不一样的老师,一个一个,都筛出了校园!

黄益中深知自己无法融入,最后选择另外考大直高中,毕竟高中学生年纪比较大,学校能管得少了,对老师的限制也会比较少。「我很感激校长跟其他老师,给我机会在大直高中作自己。」看着现在的黄益中,还真的很难想像,他也曾有那幺一段「符合大众期待」的教师日子。

黄益中很感谢大直高中的校长与老师,给他空间作自己。

正因为自己经历与观察,黄益中非常敬佩可以在学校里发展出创意教学方式的老师,而除了走上街头捍卫自己信仰的价值之外,其实,黄益中更想做的,就是改变这种僵化缺乏流动与创意的校园体制。

在新书《思辨:热血教师的十堂公民课》中,可以看到黄益中在自己课堂上尝试做的变化。十堂课、十个公民议题,配合新闻时事、课堂讨论,还有延伸出的书籍阅读、影片、网路资讯等素材,让课程更为活泼多变。

在黄益中的公民课的这一小时里,他真的实现了自己当年想要当个老师,陪学生看报纸聊时事的愿望,唯一不同的是网路取代了报纸,成了资讯流通的主要工具之一。

然而,他想改变的还不只是自己的课堂;黄益中丝毫不避讳:「我的目标就是教育部长!」

过去在街头的这一些公民参与行动,除了跟他自己对公平正义的信仰息息相关之外,也是希望终有一朝,可以从不同轨道切回体制,用更高的角度,改变他所观察到的各种教育体制问题;「如果有那一天,你们都要用我现在说的话监督我!」黄益中要自己,未来无论如何,都不能忘记自己年轻时对教育的初心,和对社会弱势族群的那种同理与关怀。

还记得某个夏天,刚上完课的黄益中,骑着摩托车与资源回收阿嬷的三轮车肩并肩等着红灯。他问自己,到底何德何能吹着冷气上课 50 分钟拿 400 元钟点费,而阿嬷却得一个又一个,捡着单价不到一元的保特瓶?

「这是良心问题,良心问题……。」他喃喃地说。

那个肩并肩,是黄益中的一个发心;而未来,究竟他能走到多远,就让我们一起继续看下去……。

《思辨》


相关阅读